跨越生死和远方,踏梦奔袭而至

仓鼠日记(二)

     时间很快过去,随着工作日渐忙碌,格瑞写日记的间隔频率也越来越长,上篇日记的墨香还留在秋天的火红风里经久不散,转眼再就着深夜的灯光打开日记本已是寒冬正临。抿一口手边刚刚泡好的速溶咖啡,往往提笔就写的银发青年罕见的停顿了要下笔的手,仰靠在椅背上疲惫的合上了眼。
    今天早上他在茶水间碰见了金,往常都是嘻嘻哈哈看见自己就伴着一叠声格瑞跑过来的阳光男孩今天精神肉眼可见的不太好,不仅眼睛微肿,在茶水间门口看见他还有眼泪继续泛滥的趋势,出于关心发小格瑞在倒茶的时候顺口问了句缘由,于是金发的男孩在身边耷拉着嘴角抹了一把快溢出眼眶的泪水,小声说:“矢量死了。”
    水壶握柄在一瞬间差点脱离了他的手心,稳住了手里盛着滚烫开水的壶后他有些意外,便转身面对向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金口中的矢量其实是一只仓鼠,当初是他和金连同嘉德罗斯一起买回来的,当时在花鸟市场的玻璃柜里它们俩扭打在一起,爱管闲事的金碰巧看见后跑去拉架,捧着刚刚还上蹿下跳此刻在金掌心安静如鸡的矢量过来眼巴巴的问他可不可以带回家,格瑞还记得当时自己瞥金一眼说了这么一句。

 “你又捡些奇怪的东西。”

   当然,最后还是答应了金,不仅如此自己发小还在摊主的激情推销下冲动购物,选了在玻璃柜里睡大觉的嘉德罗斯给自己美其名曰凑一对。别以为我没看出来,格瑞佛系心态拎着装仓鼠的乌龟盒默默,这俩都是公的。
  
   于是这一养,就是两个四季轮回。
  
   这两年金经常带着矢量过来串门,一来二去他也对这只怎么吃也不胖的金狐上了些心,所以突然听见它的死讯也颇感意外,小小的茶水间只余金的声音带着悲意回荡。
   
 “它是半夜走的……昨天加班回家后去看它的时候就在窝外面的木屑堆里躺着一抽一抽的,也不知道怎么了,听见它好像在打喷嚏就喂了点感冒药放在了贴暖宝宝的棉花盒子里保暖一边守着它,但它就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过一会就不动了。”
   面前的男孩红着眼眶再也抑制不住泪水,一个劲的往下落着
 “都怪我……最近几天都没有好好照顾它……如果,如果我多添点棉花的话……”

 “金。”格瑞觉得再不做点什么自己重感情的发小可能会在这哭得喘不上气来,听完经过他心里也有点难受,但事已成定局,怎么也无法挽回了。“它可能只是想家,所以回去吱星了。”

 “好好安置它吧。”
  
   回忆完白天的事情格瑞睁眼只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在昏黄灯光里恍惚拿起杯子喝一口里面的咖啡已经在冬天的空气里凉透,他只得起身去厨房倒掉,途中路过客厅,格瑞想了想还是端着空杯子过去看看嘉德罗斯在干什么。
   虽然自己家的这只似乎成了精,但格瑞还是隐隐担心它会因为自己照顾不周发生和矢量一样的事情。
   但嘉德罗斯出乎意料的醒着也没有到处折腾,它就好好的趴在木屋顶上扒拉自己的毛,听见格瑞的脚步声靠近就噗通跳下来跑到了开着的笼子门边,抽抽鼻子问在它面前坐下来正在放杯子的格瑞:“你不去睡觉跑来看我,有什么事?”
  

   格瑞沉默了,但他迟疑了一会还是决定把白天的事情告诉它,“矢量死了,昨天。”
   嘉德罗斯也沉默了半晌,格瑞不确定它在那想什么,便又开口喊了自家仓鼠的名字:“嘉德罗斯?”
 

“吵死了,这渣渣走了也好,那个蓝眼睛的傻小子天天腻着他他不烦我看着都辣眼睛。”终于开了金口的胖乎乎选手嘉德罗斯说着开始翻栏杆,格瑞伸手到笼边接住掉下来的它举高到眼前,它就站起来扒着格瑞鼻子就像抱着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一样紧紧不肯撒手,大声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格瑞,我不会离开你的,现在是,以后也是!”
  
  
   2017年12月21日
  
“谢谢,我也一样。”

评论
热度 ( 33 )

© 边岸宁无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