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生死远方,踏梦奔袭而至

仓鼠日记(三)

      2018年2月1日

    晚安,嘉德罗斯。


       人的寿命是长久的,相对于宠物来说能够活得更加久远。

       但宠物不同,它们的寿命只能够陪伴主人十几年甚至更短,当被爱着的它们离开世界后,留下的只有空荡荡的家和那些,曾经快乐的回忆。

  

       抚摸着手下仓鼠的软毛,格瑞在心里短短的叹了口气。嘉德罗斯最近开始吃得很少,水也几乎没有动过,只是蜷缩在棉花窝里昏昏沉沉的睡觉,这让他止不住的有些担忧。但,也看不出来有其他什么原因影响它正常吃吃喝喝,毕竟它的体重摆在那儿——虽然是停食之前。

       但它消瘦的太快了。银发的青年微皱着眉摸着蜷缩的金毛仓鼠的背,指尖轻抚下的毛发已然失去光泽,暗淡的杂乱被他一一梳理顺通。即使是这样它也不过是看了看他,尔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格瑞停了半晌,慢慢的打了个寒噤。

       他忘记穿外套了,并且他上班也快迟到了。

       虽然迟疑,但他还是停下了手,把棉花又往嘉德罗斯背上堆了堆,才去房间穿了羽绒外套提着公文包过来和它道别。

      ”嘉德罗斯,吃的和水我又换了遍,你睡够了就起来“,格瑞的眼睛藏在头发的阴影里看不清晰,他默默立在笼子前想了想,”我去上班了,再见。"


       然后,嘉德罗斯就走了,在他回来之前,或许是他出门之后。格瑞捧着它冷冰冰的身体怎么也没想到,嘉德罗斯最后看他那一眼,竟然已经是不能再见的道别。

      


      后言:


      其实在写这篇之前,我的仓鼠豆腐就已经带着春雪的气息离开了,在万物即将复苏的二月,在那之前很有些预兆,但我无能为力,没有医疗条件,也没有足够的金钱,我能做的只有抱着冰凉的它在冷冽的空气里无声的哭得天昏地暗,然后带着一切去没人的田野大柳树下埋下了它,铺了那么厚的棉花,肯定不会冷了吧。

      有些长久留存的事物带给你的习惯是难磨灭的,虽然会伴随时间褪色,但只要不经意做出来了,就又会把你带回那段有它的日子里。我的习惯大概就是一进厨房总想给它弄些水果,走到放笼子的地方总往桌子上去看它,其中太过琐碎,但也难磨灭了。

    

      感谢在我的生命中你陪伴过我,晚安,好梦。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边岸宁无方 | Powered by LOFTER